希望,就在下一站!广告投放及合作:QQ 534288459 投稿:nexthopes@163.com

下一站 - 下一站社区 | 广州校园杂志 | 广州校园报 | NEXT杂志 | NXET校园报 | 大学城杂志 | 大学城校园报 | 校园报 |  广州校园 | 广州大学城 | 下一站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生活站 > 大学生活 >

从质疑到等死——大四随想

时间:2013-10-14 14:51来源:未知 作者:nexthopes 点击:
昨天造简历的时候,有一项内容是自我评价。我绞尽脑汁,下死力气赞美自己。写着写着就写到了敢于质疑,不由回想起小学二年级时候的一件事。 二年级还不写作文,只学着写通知、

 

昨天“造”简历的时候,有一项内容是自我评价。我绞尽脑汁,下死力气赞美自己。写着写着就写到了“敢于质疑”,不由回想起小学二年级时候的一件事。

 

二年级还不写作文,只学着写通知、日记、留言条。那次大致要求是写一则关于植树活动的通知。题目给出了时间,却没有地点。我很困惑,倒不是我意识到通知要有时间、地点这些要素,只是单纯觉得树种到哪里呢?不能种到教室里吧?不能种到操场上吧?校园外面的地方就更要说明一下了。于是,我就在学校后面“造”了一片空地,把植树活动安排在了那里。

 

老师坐在讲桌后面,一个一个给同学们面批。他读到我写的通知,抬起头嘲讽地看着我,问我“这个是哪里来的,还学校后面的空地上”。全班哄堂大笑,我讪讪地把这个愚蠢的地点给删掉了。

 

我记住这么一件小事绝不是因为觉得自己敢于质疑,而只是因为羞耻感。老师并没有打我,我却感觉像被扇过脸一样。

 

记得有一次班里一个男孩数学作业写错了半页,又不能撕掉,就在写错的地方打了一个大大的叉,下面画了一条横线与正确的内容区分开,横线上面写了两个字,“不算”。

 

多么人性化的一个“不算”啊,虽然有些幼稚,却能让老师在批阅作业的时候一目了然。可老师却打了他:一只手捏着左腮,另一只手扇右腮;然后换换手,捏右腮,扇左腮。

 

我跟他算是蠢得有异曲同工之妙了,我总觉得当时老师没有打我只是因为我是女孩而已。于是回忆里那个男孩的脸渐渐变成我的,老师一只手捏着我的左腮,另一只手扇我的右腮;然后换换手,捏右腮扇左腮……

 

二年级我就能平白“造”片空地出来,现在也还能轻松“造”份简历。造的本事还在,质疑却不敢说了。我已经习惯对不合理的事情视若无睹,甚至说我的质疑早就失去了意识。但是即使我有质疑的能力,我还是没敢把它写进简历里。我怕这个词太险峻。

 

险峻。什么时候我变得这么保守了呢?还是我本质上一直很保守,很多时候行一二险招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?甚至梦想,我真的拥有那个梦想吗?还是只是为了显示自己与众不同?

 

一个词被说得多了,就显得肉麻兮兮的。自从电视上天天在说梦想,我就觉得这个词不能再讲了。可是我真正离那个“梦想”所指的东西更近了还是更远了呢?我不知道,反正为了我的风格,我不再讲这个词。

 

看吧,我就是个形式大于内容的人。

 

那么我又有多少形式呢?

 

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内容占上风的。我自认不是一个特别外向的人,读书越多,越多酸气,越来越关注内心,讲理的事还行,不讲理的就是典型的秀才遇见兵了。

 

暑假听老妈跟人闲聊聊到男孩子找老婆,老妈提出一个观点:现在的女孩子或者在外面上学或者在外面打工,都挺开朗大方的。

 

这是一个全称命题,只要举出一个反例,就能证明它是假的(最近在学逻辑)。于是我就想到了我自己。

 

早先还想着既然铁了心不想考研,以后挣不到大钱也认了,大不了跟同村那些姑娘一样,回家结婚生孩子。现在看来也不行了,我这么不开朗不大方,说不定连个婆家都找不到。即使找到了,来个稍微彪悍点的婆婆我都斗不过。

 

我幡然醒悟,决定改过自新。我开始很热情地跟别人打招呼,发现有些人不爱搭理我。我瞬间觉得自己像个跳梁小丑似的。

 

是别人跟我相处愉悦度太低了么?我一边反思,一边觉得前所未有地讨厌自己。后来听到有人嘀咕那些不理睬我的人,再看看身边的狐朋狗友们,才觉得好受一点。

 

唉,即使我真的很差,即使我既没形式又没内容,那也不能跳楼去,还是得等着一寸一寸慢慢老死。

 

国考,明知道没有希望,我为什么要浪费那笔报名费呢?我不是正等着一寸一寸慢慢老死吗?

(责任编辑:nexthopes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1)
10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
��������

��������

����

��ˮ

��ҩ

��������Ů�ô�